上海威尼斯人官网

中国未来最有可能成为高科技研发中心的城市会

发布人: 上海威尼斯人官网 来源: 威尼斯人官网下载 发布时间: 2020-12-31 21:13

  从劳动力驱动、资本驱动、创新驱动到更进阶的生活质量驱动,区域发展的驱动方式经历了多番。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科学技术解决方案,都更加需要增强创新这个第一动力 ”,也因此,不少地方都在谋划朝创新驱动转型。

  近日,各省份“十四五”规划陆续公布,一场“科创中心”争夺战已经打响。比如,陕西提出,建设国家(西部)科技创新中心;湖北也明确,“十四五”要初步建全国重要的科技创新中心;四川和重庆,也同时将“加快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写入其中。

  实际上,这正是国家层面赋予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一大重任。那反过来看:建一个有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对城市品质又有何要求?

  上个月,成都主要领导率队赴上海考察,邀请十位专家学者召开了一场3个小时的座谈会,就成都“十四五”发展、2035远景目标以及2050发展战略把脉、问诊。(猜你想看:《站在上海,如何“看”成都?》)

  作为长期关注上海城市发展的专家,同济大学特聘教授、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从“城市品质对科创中心的意义”设问,回顾上海建设发展过程中“趟过的坑”,希望对后发城市有所。以下为发言全文:

  现在大家讨论问题,是把两方面分开来讲。上海讲城市品质,围绕的中心是建文明城市,讲科创中心,重点围绕的是科创的策源功能。成都的规划也是一样,提出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以及美丽宜居公园城市。

  我的问题是:要建立一个有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倒过来说,对城市品质有什么要求?这也是上海这几年在考虑的,以下我谈四个方面的观点:

  浦东新区是从开发区模式走过来的,招商引资、扩大用地,引进企业和劳动力,至于生活配套,那是后面才考虑的事情。过去30年中国城市发展,基本上都是开发区或者新区、新城模式。

  比如在陆家嘴,一开始全是办公楼,休闲居住都不方便,这样的一种经济性项目决定了它的空间,就感觉只有白天的陆家嘴,没有晚上的陆家嘴,后来拼命补课,去实现整体功能混合。所以上海从临港开始,特别是从虹桥枢纽开始,已经出现了新的一波变化,我们把它叫做真正的城市发展模式。

  从理论上来讲,原来的开发区模式是以引进拉动P的企业为主,是people follow business,people指的是劳动力。现在的城市模式是更关注高端企业,但是高端企业的中间变量是人才。要把城市品质做好,把人才吸引过来,高端企业发现你这边有就地可用的人才就过来了,变成business follow people,这里的people是能吸引高端企业的这部分人,这些人是跟着城市品质走的。所以,今天我们发展的思维模式,版本升级还要力度再大一点。

  讲到科创中心,在美国,“硅谷模式”已经越来越变成“硅巷模式”,城市中心功能、高素质创新创业人才,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变量。如果观察上海,从上世纪90年代浦东开发一走过来,浦东新的版本升级,也是这样的思。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转变。

  铁、公、机场是传统的大基建,第四次工业带来的数字化、AI属于新基建,这是大家都关注的。但在这之后,还缺“最后一公里”,没有接通到市民的需求。作为老基建和新基建的补充,“微基建”就是满足居民“最后一公里”生活需求的微型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

  我们常说城市更新,实际上“微基建”的概念要比城市更新大得多。比如说在成都的中部和北部,要关注城市更新,这个更新就是要解决“微基建”。但反过来也不能只盯着北部和中部,实际上在南部跟东部,一开始就要做“微基建”。

  举个例子,现在很多刚刚完成的楼盘,进去以后人工智能停车场、充电桩都是稀缺的,10年过后,这又会变成一个欠账。每次都是“微基建”跟不上,到最后就变成了城市更新的问题。

  对于很多创新创业的人士来讲,居住地的生活品质常重要的。因此,在建设大基建、新基建的时候,要把“微基建”同时并举,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

  以加装电梯为例,现在2000年以前的老楼小区,6层楼或者多层要加装电梯,因为这些楼房有大多数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居住,尤其是一些空巢老人,如果没有电梯上下楼就非常不方便。国家现在推动一批包括加装电梯在内的项目,这是市民非常关心的。

  在上海,一个电梯的价格是70万元,而上海有20万加装电梯的需求。今年上海出了《上海市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预计总投资约2700亿元。算下来,光是加装电梯就1400亿元。贴近市民的消费,讲大就是双循环,也是接下来城市发展的重要来源之一。

  因此,我讲的第二点就是在大基建、新基建的同时,要以“微基建”体现城市品质。成都是以城市品质来打品牌的,在这一点上尤为重要。

  我们讲科创中心,科创就是从0到1的创新,是一个地方策动发源的,这是科创策源的功能。现在上海要强化科技创新策源功能,成都也提出要打造“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创新策源地和先进要素洼地”。

  这里面有一个新动向——原来讲创新动力主要是园区科创策源,现在上海拼命讲两个“并举”,这另一个就是环大学创新经济圈。

  比如同济大学的环同济知识经济圈,现在同济周边都是规划建造环保的外业,沿着同济的一条街全都是中小企业、创新企业进驻,有上海的、也有外地过来的,核心圈层年产值从10年前只有30亿元,现在已经达到400多亿元,其所在的杨浦区原来是工业杨浦,现在变成了创新杨浦。

  上海有几十所大学,包括复旦、交大等等理工科特别厉害的。每一个大学周边能不能搞出一个千亿的环大学经济圈,在城市里千亿级就很厉害了,有三个千亿级的环大学经济圈,就是第二个创新的动力出来了。成都也是西部的大学重镇,应该把大学的校区、企业的园区,和我们的公共服务社区联合起来,我们叫做园区、校区、社区三区联动,来推动创新城市的发展。

  这和生活品质有什么关系?在上海,以复旦、同济为中心的老城区,专门搞了一条大学。这条大学常小资的,创新者都是“吃客”,会去一些咖啡厅、酒吧之类的,相互串串门,主意就出来了,然后抱团就去办小微企业了。我觉得城市品质要跟这样一些三区联动的创新活动联系起来,提高创新的孵化,这是我的第三个观点。

  成都的面积是上海的两倍多,有1.4万多平方公里,上海只有6000多平方公里。从地理上看,成都西边有龙门山,东边有龙泉山,中心城在当中,这样的格局在规划的时候一定要用好,不要“大手大脚”。

  成都现在实际管理人口已经达到2000多万,按照规划,到2035年常住人口是2300万,可能还会到2500万。

  现在做规划,一般是按照设计的人口做基础设施,像上海2035年做到2500万常住人口,但是有20%的弹性空间,扩展到500万,那就是3000万。如果上海的建设用地按照3000万人口来扩张,那么它的空间用地就需要3000平方公里,等于上海整个面积的一半,所以上海要精细化布局整个城市空间,做到生产、生态、生活“三生协调”。

  成都2300万的常住人口,即使到了2500万,建筑用地为2500平方公里,与总面积相比,成都的规划要有益得多。现在成都五个区,仅北中南三区加起来就有3000多平方公里,东部地区将近4000平方公里,西部地区7000多平方公里是生态用地跟农业空间。

  从整个城市格局上看,成都要体现一个手指状发展的多中心格局,不要沿着中心一圈圈往外扩展。如何变成中心组团放射状——中部是中心,南边、北边是交通轴延伸,东部是经济发展轴与成都相连,西部是生态屏障。一个中心多个发展轴的格局,应该在成都未来15年里一步一步形成,把生态地区、永久农田分隔区、城市生长边界通过五个区表达出来。

  创新创业的人都希望有好的生态,上海青浦的长三角绿色发展示范区,有一个口号叫做“有风景的地方,有新经济”,虹桥过去就是围绕淀山湖的生态,把华为拉了过来。所以建公园城市,要把公园城市变成生态绿色的经济竞争力,变成发展优势,变成可以吸引人才和高端经济的优势,用城市品质带动城市竞争力。

  公园城市不仅仅是把景观旅游变成绿色吸引力,变成基础设施生活的吸引力,还有联合起来变成城市的综合品质,这是我讲的第四点。

威尼斯人官网,威尼斯人官网下载,威尼斯人官网手机,威尼斯人官网直营